區塊鏈賦予人工智能邊緣計算無邊

Fri Mar 30 17:25:08 CST 2018

我們可以看到AI計算更多的是在應用於雲計算平台,那麼什麼是雲計算平台?我們現代人經常使用一些人臉識別的數據,或者一些涉及行為特徵的識別數據,你可能會把這些數據從終端設備上傳到雲計算的服務平台,並通過一系列複雜的人工智能算法,加上一些計算集群,計算出相應的數據,並最終返還給個人,這是經常遇到的雲計算的模式。

邊緣計算是最近非常火的領域,例如蘋果誕生之後,faceID實際上是使用非常產業化或者是實現了商業化、已經可以落地的人臉識別層面的芯片,這個芯片的主要作用在於,其實它並沒有上傳任何數據到雲端服務,而是在自己的終端、自己手機的芯片上進行人臉數據的存儲,我們可以將這樣的計算稱為邊緣計算。即將所有計算資源和存儲數據放在本地,邊緣計算是後人工智能發展的未來趨勢。

今天,我講的是區塊鏈如何與邊緣計算及AI計算相結合的例子。大家或許會有疑問,後面我可以具體闡述這三者是如何結合的。

首先我們講一下什麼是區塊鏈,當然我講的區塊鏈不是普通人或者剛了解行業的新人的思考。巴比特在整個區塊鏈行業已經耕耘四年時間,我們認為區塊鍊是分四層的,第一是剛進入行業的時候,認為區塊鍊是去中心化的協議,信息不可篡改,這是以前的認知。第二,區塊鍊是經濟生態系統,是多角色參與的社區,從這個理解層次來看,很多做技術的人可能只會認為區塊鍊是技術,最後會發現,區塊鏈存在低效率和高成本的問題,並非是一個實用、高並發、高吞吐量的系統。我們認為區塊鏈並不只是一個技術,還是一個經濟生態系統。第三,從商業模式層面上看來,區塊鏈其實是數據商業的一種新模式。最後,區塊鍊是一種新的思想,不需要第三方來背書,所有運作的協議公開透明的,參與者會擁有各自的角色,如果區塊鏈中沒有思想內涵,就很容易被人們認為是龐氏騙局。

區塊鏈可以應用於知識產權、大數據等領域,我們認為區塊鏈技術在金融資產中的實體資產方面有最大的潛力,天花板也最高。不少人可能已經意識到了這項變化正在到來。前Paypal的COO-David Sack曾指出:如果有一定量的空間,那麼所有的資產都可以向商業化進程推進,促進整個行業提升效率。

這也是比原鏈的聚焦所在。比原鏈的定位是針對資產領域專用的公鏈協議,比特幣雖然只佔全球金融市場中很小的部分,但若將其衍生品算在內,那麼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。

我簡單介紹一下比原鏈的架構,首先是所有權和唯一性打通兩者的界限;其次是基於UTXO模型;再次是設計獨有的金融資產交易的合約系統;最後是設計的獨創的共識算法,叫“Tensority”。這個算法屬於POW機制,真正打通了人工智能與區塊鏈技術的邊界線。我們認為,Bytom是一種協議,公鍊是非許可製的,對於其他的DPOS,或者是其他的一些PBFT類似的算法是一種許可製的,別人同意之後才能加入其中。比原鏈應該是中性的協議,不應該得到任何的許可就可以加入,我們認為這是POW是符合條件的。

算力壁壘是創建公有鏈生態的最好方法,目前,比特幣和以太坊是兩個比較重要的公鏈,將以太坊切入POS的整體進程是非常困難的,甚至是不可能的。算力壁壘是區別於其他公有鏈上安全性穩定性的最大的屏障,包括POS,它是最簡單的複制你的系統運行這樣的區塊鏈,正常的邏輯,如果我不炒幣,只是在區塊鏈上創建應用,那麼我一定會選擇效率高、成本低的鏈。從這樣的角度來看,POS是非常容易被複製的鏈。另外,協議還存在自我更新迭代的問題,而POW是幾乎不太可能出現這樣問題的。

很多人會問,為何要發明一種新算法?這在我看來是一件比較有意思的事情。我們討論邊緣計算,要讓我們所有的節點能盡可能的跑在這些終端的一些設備中,我們SHA256的節點很多設備不好,在這種情況下要考慮到通用性的結果。

在礦機迭代速度方面,存在礦機浪費的問題。如果下一代的礦機上市了,那麼上一代的礦機就會成為廢鐵。公有鏈社區全結點是重要指標,網絡是否強壯,是否被更多人接受,這是它所需要的便利條件。

我們如何解決通用性問題?在目前的大背景下,國家發布了新一代的人工智能和智能規劃的發展的規劃,人工智能會在整個國家的發展的進程中會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第二個張量計算層面,我們做的是深度學習的組成部分,是矩陣乘運算,由三個256的矩陣相乘得出一個結果,通過SHA256計算最終工作量,這是我們計算的核心,這個算法要證明的是應用一個可隨機性,或者是還要結果的隨機性。我們已經可以認為它是一種通用型的算法,任何的GPU或者是大家的手機,智能手機,所有的智能設備都可以應用到我們這個算法來參與我們這個共識,得到比原幣的獎勵。

還有設備和算力復用,AI的算力共享,已經成為一種比較時尚的商業模式,Vectordash是矽谷的公司,有出租算力的深度學習公司或者學者,沒有人租的時候,就可以利用算力挖礦,會產生商業平衡。使用芯片的人在市場調節情況下可以選擇不同的任務,下一代芯片誕生之後,如果有更高的算力去挖比原幣的話,淘汰下來的機器就完全可以做這些加速的服務,這樣就非常大的提高了比原鏈的生態健壯性,又使人工智能這樣的芯片發展速度極大提升。另外還有海量AI的便利運行條件,如何讓你的設備機器快速進入比原鏈的網絡,AI邊緣計算在faceID出來之後是各大半導體廠商的重點。

用於各類智能設備的芯片,預計在2020年時出貨,運行節點可能不是PC上,也不是服務器上,而是家裡各種各樣的路由器中,包括攝像頭、手機這樣的AI的設備,在這樣的情況下,比原鏈就將面臨很大份額的市場,每個人都可以去參與,社區會變得越來越大。

我們提出這樣的口號叫做One Camero One Vote,監控攝像頭是比原鏈天然的運行設備,且基數大。它的很大的特性是可以達到7*24小時的待機狀態,有網絡有存儲,且在運行比原鏈的情況下,耗電僅增加1%。

這樣的趨勢也會迭代發展,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攝像頭增加這樣的人工智能屬性。我們就可以促進Bytom網絡機器創建,同時讓更多人接觸比原鏈並參與其中。